[寫在那之後]不用急著走向成功,留一點時間讓自己擁抱黑暗|savi想什麼

寫在那之後

面對親近的人離去,是一場需要慢慢走的旅行

初時

悲傷像是延綿無絕的液體

分寸不差的將悲傷的人籠罩在方寸之中。

有時候也想著:「要理智一點,要振作一點」,偏偏是這種越想理智、越想正常的想法,讓人溺於更深更深的憂傷。

那種感覺就是溺於水中,肺腔感於真空的擠壓,不由自主渴求更多的空氣
隨著胸腔收縮而來的是液體進出呼吸道灼燒的感覺,以及淚水體液混雜的挫敗感

原來原來
悲傷是這麼猝不及防,也是這麼洶湧
讓人覺得下一刻就要無法呼吸

寫給水面上的人

從來,這個世界都在告訴我們
怎麼樣追逐成功,怎麼樣復刻美好經驗

就連小小孩的時候,父母也基於他們從前受到的教導
一貫的讓我們追逐著樣版的成功奔跑

我們要維持理智,我們要堅忍不拔
我們最好風度翩翩,我們最好十全十美

然後有一天,我們跌入深沉的悲傷裡無法呼吸
再被這些完美但尖銳的自我要求壓的更深更深

我想說的是
好好擁抱痛苦吧。

溺水的人如果急著抓住什麼
反而越緊張然後越沈越深

學游泳第一步是自救
水母漂、仰漂

總之就是先確認自己生命體徵良好
允許自己在這樣的悲傷中載浮載沉

也許有一天體力恢復了
也許有一天拉到了來自岸上的那根繩索


我們再慢慢上岸也不遲

我在水面上的33

我在水面上的33天
為什麼是33天

對那時候的我來說
悲傷好像永遠都用不完,3乘3等於9
就好像跌入那麼長那麼久的黑暗

我想最痛苦的時候,好像是發現了原來自己處於這麼深沉的哀傷裡
先是抵抗,越抵抗越離不開這樣子的苦

後來才發現
該哭的時候哭,承認自己的情緒正常且珍貴
是我唯一的解方,甚至也不需要解

沒有悲傷,怎麼映出快樂
此時的悲傷有多真實,彼時的快樂也就多真實

有時候甚至放任自己躺在這樣的悲傷裡面
以求跟離去的人小小的連結

有些無以名狀的情緒需要輸出
除了找別人傾訴之外

我偶爾跟自己對話

有時候是在紙上塗鴉,就是亂畫,連繪畫都稱不上的那種

有時候是練硬筆書法,不拘一般原子筆或是鋼筆

也許,做這些看似無意義的事
讓自己的生命填上虛詞,也是一種適當的進程。


寫給岸上的人

岸上的人
既焦急、又不安

在陪伴的過程中
最首要的就是,別把自己也跟著溺進這樣深深的憂傷裡
確保自己的身體心靈健康,以期平安的陪伴

第二要點是
尊重且同理每個人的進程

大家都很心焦的希望朋友能夠好起來
甚至熱心的分享自己的進度

「我以前也這樣,很快就會好的」
諸如此類的話,也許只是加深悲傷的情緒,還有自我檢討的壓力

每個人遇到的壓力反應不一樣,處理方式不一樣,進度也不一樣
允許每個生命用自己的速度走動

分享摘錄

分享這本書《愛是一切的答案》其中的摘錄

原文裡提到
我們都在生活中希望自己能像特技表演一樣同時轉動好多盤子
轉得快、轉得漂亮、轉得完美

然而很多時候這些盤子碎了一地

書中說

生命的目的有一部分就是要這些盤子掉下去。好讓我們凝視滿地破碎的自我,學到終需面臨的功課

我想在悲傷的當下
就不用勉強自己去想那麼遠的生命目的

一步一步來
好好的凝視滿地破碎的自我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